数字世界坟场:失落的社交媒体帐号与僵尸文学

数字世界坟场:失落的社交媒体帐号与僵尸文学

时间:2020-03-09 17:3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从上述“僵尸文学”的代表性内容里可以发现,这并不是一种文学流派或文学体裁,而是网友将社交媒体中“僵尸帐号”随机发布的文字整理后形成的合集。

在多数场景下,这类文字其实是某些社交媒体僵尸帐号为了制造虚假流量而在算法的帮助下随机发布的结果。大部分僵尸帐号根据程序算法发布的文字都呈现出逻辑混乱的特点:场景胡乱拼接、词性混用、人物随机出现、标点符号错用……

但是,在这种看似无序的文字碎片中,时而也会出现超现实趣味的“意外之喜”。为了方便理解,我们可将僵尸文学做出以下四种分类:

僵味情诗——以混乱的语句咏叹爱情

代表作:

僵生哲理——用零星片段的文字讨论“哲学”

代表作:

心灵僵汤——以“隐喻”的手法安抚人心

代表作:

“意识流”派——用“流动的意识”跳出时空的限制

代表作:

微博博主@僵尸文学bot的粉丝数虽然只有8万,但每条微博都会引起网友们热烈的讨论,不少粉丝自发地寻找、投稿、鉴赏僵尸帐号发布的内容,甚至有人开始模仿“僵尸”的语言风格,在评论区留下自己的作品。

现在,有些网友在发微博时,也会随意“编”一个bot话题:恋爱bot、美食bot、发呆bot……不可否认,随着“僵尸文学”被更多人所认知、模仿,bot也渐渐变成一类受欢迎的自媒体形式。“僵尸文学”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吸引越来越多人去思考其背后的力量。

从“僵尸”到“机器人”,其实是一回事儿 僵尸文学的背后是什么?

“僵尸文学”由非真人的“僵尸帐号”根据算法随机抓取生成。在多数时候,“僵尸帐号”指的是另一个人们耳熟能详的名词——网络水军。其背后不仅仅是没有灵魂的代码,还是制造虚假流量和引导网络舆论的灰色产业链。

如今的社交媒体严谨遵循着马太效应的基本原则:粉丝数多的博主,受关注的机会也会越来越多,其“流量”和影响力则越来越大,反之亦然。

以微博为例,微博博主最核心的盈利渠道就是广告,而影响广告主决策是否进行广告投放最直接的标准就是博主的流量数据。因此,部分博主为了寻求更大的流量,会购买“网络水军”,使用“僵尸帐号”进行流量造假。

此外,部分流量明星和网络红人博主为了优化自身形象、打击竞争对手,也会使用“网络水军”来扮演“捧人推手”和“网络打手”这两种角色,通过“借势”与“造势”,进而达到引导网络舆论、营销获利的目的。承接这些需求而生的便是灰色的“僵尸帐号”(网络水军)产业。

僵尸帐号的形成有三种形式,第一种是人为批量生产,注册大量等级低的社交帐号,进行简单的点赞、转发;第二种是盗取社交媒体中被废弃的帐号,保留原帐号的信息;第三种是盗取活跃帐号的身份,复制一个一模一样的帐号。

这其中,第一种被称为“普通粉丝”,没有头像、没有更新内容,是名副其实的“僵尸”,第二种和第三种被称为“高级粉丝”,有头像、会更新内容、自带一定粉丝数目。

为了保持这种“高级粉丝”帐号的活跃度,逃过社交媒体算法的清查,这些帐号需要不时更新内容。于是,在算法支持下,这些僵尸帐号根据模板自动生成,或者抄袭、拼接其他帐号的发文。可想而知,机械的逻辑最终所生成的文字,内容丰富度、文字流畅度、原创性程度注定较低。然而,这些零星片段的文字叠加在一起,却也产出了让人眼前一亮、偶尔忍不住噗嗤一笑的效果,“僵尸文学”就此诞生。

僵尸帐号的背后是什么?

如果僵尸文学的背后是僵尸帐号,那么僵尸帐号的背后是什么呢?没错,社交媒体中广为流布的僵尸帐号其实就是社交媒体机器人(social media bots)中的一种。

BOT,即robot,本意为机器人。刚在推特(Twitter)上诞生时,bot主要指根据程序代码自动抓取信息、发布内容的机器人帐号。[1]

社交媒体中的机器人帐号可以通过程序以实现模仿人类社交互动行为规范的目的。机器人帐号通过评论、增粉、点赞和转发行为改变用户的影响力,比较极端的后果则是操纵舆论、传播不良信息。

2015年,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Morstatter和Carley与卡耐基梅隆大学的Liu等研究者共同披露了一个数字:Twitter中至少有7%帐号是社交机器人。

从人机关系角度,Morstatter等人将社交机器人分为两类:第一类是机器辅助人类 (bot-assisted humans) ,即为真实用户提供服务的机器人,如BBC的气象预报机器人以及微软的虚拟伴侣机器人小冰等;第二类是人类辅助机器 (human-assisted bots),即在人的协同下开展行动的机器人,多数是扮演负面功能,比如大规模、高度组织化的“机器人军队”、网络水军等。[2]

本文所探讨的僵尸帐号便属于社交媒体机器人的第二个分类:人类辅助机器 (human-assisted bots)。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调查,自 2016年大选以来,美国人民开始广泛注意到网络上社交媒体机器人生产的虚假信息的存在。[3]

大概有2/3的美国人听说过社交媒体机器人帐号(social media bot),其中大多数人认为它们存在被恶意使用的情况。在听说过社交媒体机器人的美国人中,67%的人反对名人利用“网络水军”来获取更多关注。而对于组织和个人利用“僵尸号”来发布编造的新闻和虚假信息的态度调查中,92%表示反对。

以下是此次调查的几个关键结果:

1.大多数美国人听说过社交媒体机器人,很多人认为这些帐号是恶意的并且很难辨认;

2.很多人认为这些帐号传播了部分新闻,但觉得它们阻碍了公众对事实的了解;

3.人们对于社交媒体机器人帐号的不同用途的接受程度差异明显(了解越多,接受越少)。

除了僵尸文学, 失落的机器人还会制造什么? 较为突出的积极作用

“机器人水军”的积极作用不仅在于提供了荒诞的“僵尸文学”供人们娱乐,甚至有人专门开发出了充满“僵尸帐号”的社交软件,以满足用户想要被关注、被称赞的心态。

美国一家科技公司推出了Twitter的“僵尸”克隆版社区——Botnet。

Botnet是一个社交网络模拟器,在社区中,用户的帐号是唯一的真实的社交帐号,有一百万“痴迷”于夸赞用户的社交媒体机器人。无论在Botnet上发布什么,都有数以万计的“僵尸帐号”为用户点赞、评论。

与其他类似Facebook,Twitter或Instagram之类的应用程序不同,Botnet不会让用户感到任何社交压力。

“这是一个有趣的实验,围绕我们如何善用社交媒体机器人进行了实验。” Botnet的开发者Chasen 说,“如果总是有社交帐号与我们交谈并分享意见,尽管他们是模拟的,也会让部分人感到有陪伴,不那么寂寞。”[5]

用户随手发布在Botnet上的一条文字会有数万个机器人与之互动

社交媒体机器人也可以深入到自动化新闻写作和新闻内容发布的流程。

例如,《纽约时报》的数字部门为了更好地在社交媒体上传递信息,开发了自己的智能新闻机器人Blossom。

Blossom可以基于社交平台上的数据对可能出现的热点进行预测。基于Facebook这类社交平台上所推送的海量文章的大数据分析,它能够预测哪些内容更具有社交推广效应,从而帮助编辑挑选出适合推送的文章和图片。

《纽约时报》内部统计的数据结果显示,经Blossom推荐发布的Facebook帖子平均点击次数比其余的高120%。

非常明显的消极作用

但同时,“社交媒体机器人帐号”作为虚拟空间特有产物之一,对虚拟空间的言论自由、经济秩序以及舆论导向产生了巨大冲击,其消极作用已经渗透到网络空间各个领域中。

首先造成的损失便是用户的数字资产。无论是被弃用的,还是被盗用的社交帐号中,都保存着原使用者的大量私人信息。网络上的照片、文字、密码等个人隐私和数据信息,随着科技和经济的发展,已经成为了个人的数字资产,而僵尸帐号盗用这些数字资产的行为,已经侵害了用户的个人权利。

其次,拟人化、智能化的机器人水军可能造成虚假信息和泡沫数据、泡沫“流量”的泛滥。“机器人水军”会就某个热点话题发布或者转发消息,参与讨论,甚至与其他用户互动,表现得完全像一个真实用户,往往能够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6]

在人们越来越多地使用互动点评平台来搜索餐饮、住宿、电影、娱乐等信息时,机器人水军“刷”出来的好评会扰乱用户的判断;在广告主依据“流量”和“热度”来进行广告投放的时候,机器人水军制造的泡沫数据会使广告主的投入无法获得应有的效益。

第三,这些机器人水军会影响网络舆情的发展。“成本低”“受操纵”等特点将使“机器人水军”得到更容易得到广泛的使用,有可能影响网络舆情的发展走向,甚至可以“控制”整个网络舆情向他们所希望的方向发展。

英国《金融时报》的研究报告显示,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推特相关推文中约有19% 来自“社交机器人”。在选举日当天,由机器人发布的支持特朗普的推文数量是支持希拉里的推文数量的5倍。对此,有美国研究人员就指出,特朗普和希拉里之间进行的实质上是“一场社交媒体的竞选”。[7]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的Ferrara等学者在The Rise of Social Bots一文结尾这样展望未来:“未来的社交媒体生态已经指明了自身方向,机器人与机器人互动成为一种常态,人类用户则在机器人的世界中畅游。我们相信,寻找一种方法让机器人和真实人类彼此识别是有必要的,这可以避免意外,甚至危险。”

传播学研究正面临着“人+社交机器人”这样一个充满全新挑战的社交媒体生态。作为活跃于虚拟网络之中的新“人种”,随着技术不断发展,社交机器人的人格化特征越来越明显,未来可能真正成为一只看不见的“手”并影响现实世界。总之,对虚拟空间中社交机器人与人类之间关系的重新定义正成为传播学研究的新命题。[8]

而回到僵尸文学的风靡,这完全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式的现象。诞生于灰色产业的“僵尸文学”可能称不上真正的“文学”,却意外寄托了人们在琐碎平庸的现实生活中对诗意的追寻与敏感,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这个时代部分年轻人所欣赏、喜爱的语言风格——从碎片、乱序里寻找哲思。这种看似毫无营养的内容,却成了用户的快乐源泉,不也正是当下社交媒体生态中的另一个奇观吗?

参考资料:

[1]https://www.journalism.org/2018/10/15/social-media-bots-draw-publics-attention-and-concern/

[2]Bot Detection in Social Media: Networks Behavior,and Evaluation, Morstatter,F,Carley,K.M,Liu,H.https://isi.edu/-fredmors/bottutorial/Tutorial.pdf . 2016

[3]https://www.journalism.org/2018/10/15/social-media-bots-draw-publics-attention-and-concern/

[4] [8]异类还是共生:社交媒体中的社交机器人研究路径探讨[J].张洪忠,段泽宁,韩秀. 新闻界2019,(02),10-17

[5] https://mashable.com/article/botnet-social-media-app/

[6] “机器人水军”的发展、社会危害及其治理[J].曾志毅. 新闻研究期刊 2018,9(02),141-141+215

[7]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0336?adchannelID=&full=y&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