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故事:拉面馆小夫妻的纠结开店路

疫情之下故事:拉面馆小夫妻的纠结开店路

时间:2020-03-08 23:5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他和她是小两口,二十七岁的年龄,共同经营着一处拉面馆子,主营拉面,兼顾炒菜,两百多平的场地,十五个员工。

三年前,他和她拿出所有积蓄四十五万,从上任拉面馆主人手中,盘下了这个店。本来是落寞而经营的样子,否则,前主人,也不可能忍痛割让。可硬生生的一年时间里,他主内经营,她主外宣传,把一个店面,那叫整得一个风生云起。

于是,步上正轨的两年时间里,他买了房,她置了屋,按照这座三线前二线末省会城市的规模,他们两口子,也算是拥有200万出头产业的人了,当然,这只是算了房和车,没算这处店。如果算上这处店,那资产直接翻一倍,却是妥妥的。

按照惯例,节前腊月二十三,除了留下维持一个月必要的房租、水电暖气网以及员工工资五险一金外,他满满的屯了整整两个月的货,就这,还担心到时候不够,没想周到,临时进货,根本有钱也拿不到。

一直到腊月二十五,也就是一月十九号,他和她还在盘算着,店里缺什么物什。这春节的一个半月,往常从腊月二十七开始,一直持续到正月结束,阴历二月出头,那来吃饭聚餐的,简直不要太多了。

这一个半月的生意,那简直就相当于平时四五个月啊。说句客观的话,这一个半月的收入,直接决定了未来半年的收成。而剩下的时间,也就是正常经营,所谓微盈微盈了。

盘算完的第二天,是腊月二十六,大寒。第三批国家专家组,进驻武汉,钟南山院士说了两句话,这两句话,可以说是石破天惊。

第一句是,新冠病毒肺炎,存在人传人的现状,之前,我们低估了疫情的严重性;第二句是,建议武汉,甚至整个湖北,封城,严禁出入。

具体怎么说的,他和她都记不大清楚了,但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

疫情,就这么突然降临了。

这对他们的面馆,近乎于一次降维打击,立竿见影,当天中午,往常的食客,就减少了一大半。而当天晚上,就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十几个人了。

而且,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老远老远。

然后,当天晚上开始,这座距离武汉足足2000多公里的同样的省会城市,人们开始争先抢购食品、药品,尤其是口罩和消毒液。

两天时间,他和她眼睁睁看着,进店的食客,迅速消失不见,直到门可罗雀。

23号上午,武汉宣布封城,紧接着,湖北省的其他城市和地区,陆续宣布封城。各省市自治区,开始陆续启动应急响应。

如果说,一开始,他和她还抱着,可能过几天就会好的想法,但现在,却是万念俱无。

不得不说,这次“春节档”彻底没戏了,直接没有了。

她首先想到了,那耗费几十万的存货,大部分物品,保质期到不了一个月。

还有,交了这个月的房租、水电暖气网以及员工工资五险一金后,存货无法产生营业额,那下个月要花的钱,该怎么办?

餐食是一个快速投入及快速收入的行业,当天的投入,当天就能收回,当月的投入,当月就能收回,所以,现金流,也就是一个月的保证和周转。

可是,眼瞅着,这个月,甚至下个月,都不可能有什么收入了。

线上快餐,她看着同样跳水一样跌落的定餐量,摇了摇头。

十七个人,在200多平的门店时,大眼瞪着小眼,面食师傅,闲到每隔一个小时,就能闲聊半天。而炒菜的师傅,直接歇了下来。

他们就这样一直坚持到大年三十,然后,当天上午,来上班的一位员工说,“老板,咱们这儿,确诊超过300例了,疑似病例破200了,要不,咱们也收店了吧?”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本以为能独善其处的拉面馆,也陷入了疫情的漩涡。

他打开手机,看着连日来攀升的数字,和钟南山院士一次又一次沉重的表情和话语,有些无力,有些坚决的转头对她说道,“店里库存的东西,除了保质期在两个月以上的,剩下的,都给大家分发一下吧。算做备年货了吧,反正,现在出去买东西,也挺不方便的。”

她张了张嘴,没有说话,他又说,“这个月的工资,也提前发了吧。全额发。”

“可是,……”只说了两个字,她就低下了头,可分明,有两滴清泪,涌出了眼眶。

他和她都知道,苦心经营三年的这家拉面馆,在这场疫情面前,前所未有的严峻了起来。他这样做,将导致所有的现金流和存货,都荡然无存。

而谁又知道,疫情什么时候会结束,而疫情结束后,采货的钱,发工资的钱,交房租的钱,又该怎么办?

不过,她什么也没说,她知道,他一定会说,他是老板,老板,总比这十五名员工,更有办法。

一个下午,除了一些生肉和调味品,可以存放较长时间外,剩下的大部分库存,都分给了十五名员工。

2020年1月份的工资,也提前17天,发放到了十五名员工的工资卡里。

之后,关店闭门,至于何时再开,等待通知。

而这一等,就到了3月第一周。

这所内陆省城,已经开始陆续复工复厂,复学,也开始有了明确的时间规划。

他和她商量着,先把车作价卖了,一年半前三十多万买的车,怎么着,也能值个十来万吧。

然后,把现在住的房子,卖了,除掉房贷,也能到手四十多万。

这些钱,足够维持几个月,直到疫情状况彻底好转吧。

她算了一个,200平的门面,一个月房租5万,水电暖气网等1.5万,15名员工,都不算自个儿两,每个月工资加五险一金共计12万,就算每天的进货,可以欠账,那每个月,至少也得十八九万支出。

卖房卖车的钱,最多能撑三个月。

一场疫情,直接让他们回到了三年前,甚至,还不如三年前。

他不知道,疫情真正解除,会是哪一天;她也不知道,这吃饭的客人,何时回到门店,何时开始线上点餐。

他和她,开始纠结,如果现在把店关了,他和她,至少房和车,有了;手中的钱,还有个大几万。

可是,店关了,15个员工,也就失业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未来,他和她,去干啥,总不能,坐吃山空吧?

可是,三个月的信心,真不能带给他们信心。

他和她,两两相顾,相对无言。

突然,他的手机亮了,“兄弟,知道你困难,房租,未来三个月,免你三分之一吧。不过,咱可说好了啊,就三个月,三个月后,房租照常。”

这是房东发来的消息。

他一震惊,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个,又一条短信发了进来,他以为是广告,但还是随手点开了,原来是城市热线的提醒,语言很多,但就三个核心点儿,一是中小微企业员工五险一金减免和减缓交纳;二是税收减免和优惠;三是房租补贴,最多可持续申请3个月。前两项,可以持续申请半年。

她的手机,也亮了,是厨师长发来的,“老板娘,没跟你说,就往你卡里打了6万块钱,这是我们十五个人的一点儿心意。店开了,但没有生意,春节的存货,也都进了我们的肚子里。我们愿意,跟您和老板,坚持下去,直到生意好转的那天。相信,最少两周,最多一个月,店里生意就能恢复兴隆了。”

厨师长的短信,有点儿生硬,但意思,却全都到位了。

他抬头,看到了她的泪;她抬头,也看到了他的泪。他们相视一笑,这泪,就流了下来。

显然,他们想到了一处。

“会还的,我们今年一定还了这些恩情,不还不行。”

“一定要还,这些恩情,不还不行。”

他和她明白,原来的三个月时间,被争取到了六个月,甚至七个月和八个月,他和他,也不用着急,把房给卖了,先把车给卖了,就可以了。

这家拉面馆,还要经营下去,为了自己,也为了15个可爱的员工们。(注:小说故事,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请自行落泪。作者:董江波,笔名冷得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