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声匿迹的甘肃首富,迷失于赌金的资本游戏,

销声匿迹的甘肃首富,迷失于赌金的资本游戏,

时间:2020-03-09 17:3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文 | 华商韬略 陈重山

【一味藏药成就甘肃首富】

一味传奇藏药,塑造了他的甘肃首富八连冠,身价一度达到200亿。

这个人就是阙文彬。

医药行业并不缺乏首富,大的比肩李嘉诚的孙飘扬夫妇,各省也有多位药界首富,比如黑龙江首富朱吉满和吉林首富修涞贵,也都是医药销售出身。

阙文彬发家靠的是藏药——独一味。

1996年,时年33岁的他创业成立了四川恒康发展公司,发现了藏药独一味,并成立独一味药厂,“独一味胶囊”的功效主要用于手术后的镇痛与止血。

阙文彬将此药的销售渠道定位为医院销售,据东方证券研究所报道,早在2007年,独一味胶囊就在90%全国二级以上医院建立了网络,该药也迅速成为各医院内外科手术、妇科的常用药。

2006年,独一味胶囊营收达到1.1亿元,在止血镇痛类中成药中,仅次于云南白药。

独一味胶囊营销如此之好,除了强大的医院营销网络外,还包括两点,第一点,该药填补了空白,需求大;第二点,阙文彬利建立原料基地,且垄断市面上9成原料,拥有了独家的定价权,可高价销售。

2008年,独一味(2014年后改为恒康医疗)登陆A股,当天市值升至25亿元,阙文彬夫妇身价也随之暴涨到17亿元,此后的阙文彬更在2009年成为甘肃首富。

【资本运作,八年暴涨十倍,蝉联甘肃首富】

但也是在2008年前后,阙文彬发现了一个比医药行业更赚钱的领域。彼时的阙文彬收购了一家亏损的空壳公司绵阳高新,再将自己的矿业资产注入,改名西部资源,又掌控了一家上市公司。自此,阙文彬开始在资本市场运筹帷幄。

2009年,阙文彬掌控恒康投资收购炼石有色16%股权,然后借壳*ST偏转,减持套现后获利1.9亿元,相当于其销售藏药一年营收。2013年,阙文彬成为S*ST(公司经营连续三年亏损,退市预警+还没有完成股改)生化第二大股东,但在三年后的2016年,他就迅速减持全部股份,并成功套现1.56亿元。

阙文彬逐渐在资本市场上建立一个“恒康系”,虽然没有中植系那样出名,但据媒体在2017年的统计,其参股或控股的公司达50多家,并获利颇丰。

2008年,恒康医疗营收2.86亿元,利润4500万元,而到2016年,营收达21.75亿元,利润为4亿元,连续八年暴涨,涨幅十倍,恒康医疗的市值也一度逼近300亿。

阙文彬本人在2009年以48亿身价成为了甘肃首富,并成功蝉联了八年,也有说法是九年。据报道,2015年,其个人财富为200亿。2012年,阙文彬成立私人航空公司,进军民航业。

【东窗事发,冻结100亿】

但阙文彬最为看重的则是另外一个行业。

阙文彬发现民营医院潜力大,2013年开始大举并购医院。媒体报道,先后有四川邛崃福利医院、大连辽渔医院、赣西医院、瓦房店第三医院、盱眙医院、广安福源医院、崇州二医院等医院被并购。2017年,还收购了澳大利亚一家医疗公司七成股权,耗资16.94亿元。

收购医院耗资大,于是,阙文彬加紧在资本市场的运作。

据21世纪经济导报报道,阙文彬的资本运作主要有两大手段。其一是减持套现,其二是质押,2012年,恒康医疗的股权质押70余次,平均每个月质押一次,而西部资源也质押了40多次。

终于,阙文彬的非法资本运作被发现。2017年,证监会发现了阙文彬减持套现恒康医疗的“伎俩”,先期通过“专业人士”通过“市值管理”的方式发放利好消息,拉升股价,使阙文彬得以高价减持套现,很多普通股民因此遭殃。证监会对其进行了处罚。

而另一方面,业绩一直上涨的恒康医疗也于2017年开始下滑。2018年,“恒康系的”恒康医疗更是巨亏14.18亿元,下降798.52%,西部资源营收大降36.3%。而至于2019年,恒康医疗预计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8亿元至24亿元。

媒体分析认为,目前已出现收购医院的“大坑”现象。莆田系医院一些赚钱行为被报道出来,造成民营医院均赚钱的错觉。其实,收购医院后,前期投资大且回报慢。稍有不慎,还可能“买贵”。

媒体报道,阙文彬为了“吃下”其收购医院,一度将其股权的99.57%全部质押。2017年,阙文彬冻结了恒康医疗1000亿的所有股份,而资本运作中的各种债务纠纷也集中爆发,其所持的794009999股被多法院冻结。

曾经的甘肃首富,因放弃实业,迷恋非法资本运作,而导致如今的局面,不禁让人唏嘘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