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家三甲医院错攀柯莱逊 多项宣传子虚乌有(图

23家三甲医院错攀柯莱逊 多项宣传子虚乌有(图

时间:2020-03-09 16:0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标题:23家三甲医院错攀柯莱逊 多项宣传子虚乌有(图))

2013~2014年 柯莱逊业绩变化 2013年 2014年 2013年 2014年 1.82亿元 2.6亿元 营业收入 净利润 250万元 2480万元 据公开资料整理   本报记者 张亮 北京报道   魏则西事件引发强烈的舆论质疑后,人们发现,魏则西所就诊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以下简称“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疑与出自“莆田系”门下的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柯莱逊”)和上海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新公司”)有着特殊的合作关系,而武警二院并不是唯一的一家医院。   在魏则西事件爆发后,有一名叫陈元发的男子出现,公布出多份文件称柯莱逊与全国数十家医院存在合作关系,在这个名单里,武警二院赫然在列。此外还另有22家医院与柯莱逊有业务往来。   为何23家正规医院会与一个充满虚假宣传的“莆田系”企业一起合作?这恐怕与柯莱逊自身的华丽包装,以及“莆田系”擅长“攻陷”科室主任的打法有关。   虚假宣传   莆田系的广告行销关键词一直在变,从“老军医”,到“专家”“教授”,甚至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还有各种层出不穷的新名词。   “莆田系”基因   通过长久以来的宣传,柯莱逊给患者甚至是整个业内形成一种高大上的行业龙头形象。   柯莱逊是如此宣传自己的: 柯莱逊汇聚了众多一流的肿瘤学、免疫学、生物技术等领域的学术权威和医疗专家,其中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5人,博士生导师9人,主任医师48人。柯莱逊还引进了数名国外生物学专家、欧美留学博(硕)士等,为柯莱逊核心技术的持续进步和长久发展提供了有力的保障。在先进技术合作方面,柯莱逊和国内外众多著名学术、科研机构展开多种形式的技术合作和全面交流,在实验室建设方面,柯莱逊投入巨资,兴建国家GMP标准实验室,购置大量先进实验设备,以保持柯莱逊核心技术的行业领先地位。   但记者仔细查询柯莱逊的专家团队,却没有查到一个实名专家,如此神秘的团队更是让人难以捉摸。   对比与柯莱逊齐名的中美康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其核心技术团队李晓祥、刘根桃、周立、岳连喜等人都具有业内极深的知识学术背景,以及跨国药企研发经历,甚至是国际知名肿瘤干细胞专家。   此外,柯莱逊曾宣称在2009年4月21日,经过严格的申报和审批,加入中国生物工程学会,成为其团体会员。这是继中国免疫学会之后,柯莱逊在技术层面再次获得行业内权威机构的认可。   但记者在其网站上也同样发现了柯莱逊成为中国生物工程学会团体会员的证书。然而记者详细查询了中国生物工程学会的会员单位,除了中国生物技术集团公司、安徽丰原集团有限公司、长生基因药业有限公司等上百家知名企业外,柯莱逊并没有名列其中。   中国生物工程学会常务副秘书长张宏翔告诉记者,学会从来没有吸收过柯莱逊为学会的团体会员,鉴于此次事件的发生,学会未来在吸收新的会员企业时,不能仅只考虑企业的科研人数,以及实验室设备力量,还要考虑企业的伦理道德以及创始股东背景,坚决不能把这样的企业吸收到协会中来。   柯莱逊还宣称在2009年4月19日,原卫生部副部长、中国医师协会会长、中国健康教育协会会长殷大奎一行来到柯莱逊总部进行视察和调研工作。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莆田系一个很重要的成功原因,就是一旦一个办法见效,就迅速推广。在詹国团成功效应的刺激下,他们迅速把皮肤病、性病广告打到报纸、广播和电视的新战场。告别游医阶段,开始承包医院科室,得到合法庇护后,他们更是狠狠出击,以官方媒体加上公立医院的招牌,在全国掀起专治疑难杂症的高潮。   这期间,莆田系的广告行销关键词一直在变,从“老军医”,到“专家”“教授”,甚至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还有各种层出不穷的新名词。同时,他们的广告手法也在不断改变,从硬广到软广,甚至自编自演情景剧。   此外,本报记者对与柯莱逊有肿瘤业务合作的23家医院进行了调查,发现除4家为武警和解放军医院之外,其余多为三甲大型医院,本报记者拨打了其中16家电话,均以各种理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其中给郑州市二附院、天津市第五中心医院、佛山市第二人民医院发去了采访传真,但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任何回复。   陈氏虽以部队医院起家,但是陈新喜创办的柯莱逊却并未过多地依靠部队医院。   创始人的基因决定了企业的发展方向。   柯莱逊正是如此,其号称以全新的细胞免疫治疗以及全社会招聘优秀生物人才,本可以实现弯道超车以洗刷其“莆田系”的不堪历史,但是概念可以全新,而运作思路却全然逃不掉此前部队医院承包科室的打法。   对于陈新喜创办柯莱逊的过程,一直在腾讯、新浪微博上揭露康新医院的前股东陈元发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陈新喜是为了转移康新公司的利润和资产,才创办了柯莱逊。   资料显示,康新公司是由陈新贤于2003年创办,随后控股股权逐渐转至陈新喜名下,该公司已于2014年注销。在2008年,陈新喜与其他四位股东还成立了上海康信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信公司”),至今仍存在。   陈氏虽以部队医院起家,但是陈新喜创办的柯莱逊却并未过多地依靠部队医院。在23家医院的名单里,除武警二院,还有武警山东总队医院。而解放军序列里也有两家医院,一家是解放军第210医院,另外一家是解放军454医院。除了这4家医院,剩下的均为地方医院,其中多为三甲医院,包括辽宁省人民医院、重庆肿瘤医院等。   5月3日,柯莱逊副总裁程昆接受媒体采访时,确认都是该公司的合作伙伴。同时程昆承认,被认为是“莆田系”核心人物的陈新喜是该公司的股东,但他否认该公司与陈新喜的康新公司有任何业务往来。   不过程昆或许不愿说明的是,他也曾是已注销的康新公司总部的计财部总监,也属于莆田系陈氏兄弟的核心人物。   程昆同时也承认,该公司在宣传DC-CIK细胞免疫治疗技术时,用词有些夸大。但他认为,医生不可能会说有效率98%,或保你20年没问题,因为谁也不敢这么保证。   据陈元发回忆,自陈新喜成立了柯莱逊之后,就一直从康新公司里拿钱,理由是补贴巨亏的柯莱逊,当其兄长陈新贤要视察柯莱逊的现状时,陈新喜却是极力阻止。   资本诱惑   资本市场曾过度夸大了柯莱逊的免疫细胞治疗技术。   柯莱逊采用的技术是把患者身上的CIK、NK细胞取出,在体外培育扩增,再回输到患者体内,去杀伤肿瘤细胞。有媒体质疑称,这一治疗方式国内有一些医院在做,技术难度不高,但操作中有风险,新兴但不成熟稳定。   对此,上海比昂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杨光华表示,DC-CIK治疗已经在我国很多医院被应用于多种癌症不同阶段的治疗。大概包括肺癌、肝癌、胃癌、肠癌、肾癌等。虽然该技术不足以作为单独的治疗手段,但是DC-CIK联合放化疗以及手术后防止复发具有一定效果,可以作为一种辅助治疗的手段。CIK/DC-CIK治疗虽然特异性比较差,但是也不是像网络上报道那样是国外已经证实无用且淘汰的方法,是谋财而不害命的治疗方法。CIK细胞治疗肿瘤的疗效基本是明确的。特别是DC-CIK联合GET技术(Genetically engineered Tcells,GET),其靶向性将显著提高。该方法的原理是:能将特定肿瘤抗原基因信息直接转染DC细胞,转染后的DC细胞和T淋巴细胞共培养,实现靶向性。此技术能显著提高患者的整体免疫力,明显改善患者的症状,预防肿瘤的复发和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