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甲医院排不上号,又不敢去莆田系,华数康想

三甲医院排不上号,又不敢去莆田系,华数康想

时间:2020-03-09 16:0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08:36

5月10~12日,由创业邦主办的 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暨春季创新展 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盛大举行。在DEMO模式被引入国内10周年之际,今年开启的 峰会+展览 全新模式关注最前沿黑科技和新锐观点,网罗最潮创新企业和国内外顶尖创投孵化机构,共设置八个专场、两大论坛,招募超5000个创业项目报名及3万全国各地观众入场。创业邦Bang Camp成长营第四期项目也将在峰会现场迎来毕业典礼,一同与八大专场晋级项目角逐2016创新中国春季DEMO GOD大奖。

在11日下午的医疗健康专场中,北京华数康数据科技有限公司首席信息官(CIO)尉晨博士,就通过大数据引领医保改革,进而打通医疗改革的突破口、有效提高医疗资源配置和使用效率,统筹 三医联动 这一主题,发表精彩演讲。

华数康首席信息官(CIO)尉晨博士

以下为尉晨博士演讲摘要:

感谢主办方的邀约,我今天的演讲题目是,医改新动力:基于大数据的医保精准化改革。华数康数据是一家专注于大健康产业,以医保、商保、医疗、医药为一体的大数据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

首先,我带大家了解一下中国复杂的医疗行业供需关系。华数康认为,中国的医疗行业绝非一般市场中买方与卖方的简单供需,以六个图标来分别表示政府、医院、医生、患者、药企和医保。其中,这六方互相影响,又相互依存。任一两方之间的供需不平衡,都会导致看病难和看病贵的问题。因此,可以把主要原因归结如下:

1.缺乏制约监督机制

中国的公立医院归卫计委系统管理,但是医保却归人社系统管理。卫计委只管理医院是否提供了优质的医疗服务,并不关心医保花了多少钱;而人社厅在医保支出上拙荆见肘,却无法限制医疗资源的滥用问题。理论上来说,谁付钱谁监管,但是基于行政管辖权的限制,医保没有能力监管医疗,制约监督机制的缺位,是造成看病难、看病贵的首要成因。

2.医疗资源分配不平衡

大量的优质医疗资源,包括高水平的医生,都被严格限制在卫生系统和医院内,患者并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随着优质医疗资源而流向大的三甲医院,从而导致了人满为患。在国外,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患者有充分的自主选择权,他们选择的是私人医生和家庭医生,而不必考虑医生所在的医院,因为国外的医生是自由的多点执业。这种公立医院的制度造成了医疗资源的分配不均,从而加剧了看病难的问题。

3.大处方/贵处方泛滥

患者到医院就医,许多药费最终由医保来支付,但是医院内的药品却不是由医保来定价或采购的。医保限定了报销的药品,引导了患者可以买什么药,但是药品价格却是由医药自行采购价决定的。而医药公司的销售代表,显然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医生给患者开具的处方,基于自身的利益,医生更有动力鼓励患者购买更多、更贵的药品,从而加剧了看病贵的问题。

综上,不管医疗行业中各方因素如何互相影响,最终所有的费用其实都是转嫁到了患者的身上,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

面对这样的困局,政府一直在致力于推动医改。医改31年来,几经周折,我们可以看到,从2009年新医改开始,政府在全国各地开展试点工作,取得了一些成效,但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如图所示,医改在政府层面,主要采取的都是限制药价的措施,不管是零差价还是降低流通环节费用,或者是支付改革,本质上并没有触及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限药价,在短期内见到一定成效,但是治标不治本。而医改在民间有着更多元化的手段,但是关键问题,处方的流动,并没有实质进展,因此不管是互联网挂号还是医药电商,在医院的信息孤岛面前,因为没有足够大数据的支撑,很难触及核心矛盾。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了希望,因为有像华数康这样一批以健康大数据为主要研发方向的企业,正在异军突起,可以配合政府从墙内向墙外推动医改,而更可以指导民间企业从墙外向墙内推动医改,最终打破医疗的壁垒,找到中国医改的突破点。

在这个内外结合的过程中,已经催生出了几个万亿级的大市场。

首先,药品市场。政府虽然在加大力度限制药品价格,但是这并不影响医药行业的商机。尤其是医药流通领域,通过减少商业环节,利用互联网+渠道,将销售行为下沉到基层,从而降低药价增加销售额。

第二,个人医疗卫生支出市场。国民越来越关心自身和家人健康,在疾病预防、健康管理意识逐步普及的情况下,这个市场也是万亿级的。

第三,医疗保险市场。现在医疗保险中健康保险的规模大约只有2千亿的规模,与中国13亿多的人口相比,是非常小的。预期在2020年会达到2万亿的市场,平均年增长率超过100%。

由此,可以从医保开始,利用医保对资金的把控优势,来推动医疗机构、患者和药品的改革,达到三医联动的目的。为什么从医保开始呢?因为在 三医 中,只有医保是可以量化的。医疗机构提供的服务质量是否在提高,很难让患者一目了然;药品供应除了限价,政府也没有更好的管控措施。但是医保不同,医保基金是真实可量化的钱,一旦亏空加剧,政府的危机感马上增加,以此为动力显然最能够推动全盘改革。

接下来举例说明,华数康在健康大数据领域的研发和技术突破,如何应用到配合政府医改的医保精准分析当中。

如图所示,这是华数康打造的RWE+大数据整体解决方案。

其中,PROBIT系统是为管理人员量身打造的决策辅助系统。通过可视化、交互式的界面,用动态显示的方式,直观展示某地市各医疗机构实时的医保基金使用情况,红色的圈越大、颜色越深,表示该医疗机构违规情况越严重,监管部门可以通过医疗机构征信系统,按信用等级排名对辖区内的医院和药店进行有针对性的管理。PROBIT还能够按照金额分布、渠道分布等多个KPI指标进行综合分析。

这是患者征信系统,通过设置变量,筛选出欺诈行为严重的患者,使监管机构以较少的人力,完成高效率的管控,节约更多医保资金。

另外,针对健康管理的需求,PROBIT还可以对患者进行精准定位,了解地区与疾病发病率的关系,通过疾病费用驱动分析就可以知道,什么慢性病发病率较高。

而HCS是华数康研发的医保智能审核和监控系统。通过软件+硬件+大数据应用,来解决基层政府医保滥用和欺诈审核的真实需求。

任何大数据,都需要有完整、强大的专业知识库作依托。华数康把医学、药学、医保目录和国家政策等多种模块进行融合,打造最完整的核心知识库群。

PROBIT和HCS共同构成了华数康的RWE+大数据整体解决方案。

面对医改困局,其实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通过健康大数据的驱动,可以使我们的医疗服务更为精准,可以使医疗资源优化配置,可以减少国民患大病、患慢病的几率,最终可以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老问题,打破壁垒,为医改提供新的动力。

谢谢大家。

莆田系大数据医保华数康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